首页 资讯 风采 资源 建设 产业 合作

要闻关注

旗下栏目: 生态基金 要闻关注 热点评说 捐赠信息

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热议生态文明建设

来源:中国国土资源报 编辑:韩军鹏 人气:7047 发布时间:2018/3/19 7:54:34
摘要:环境差、没资源、没产业,7年前一穷二白的浙江省安吉县鲁家村如今早已把“穷”字换了个写法。

环境差、没资源、没产业,7年前一穷二白的浙江省安吉县鲁家村如今早已把“穷”字换了个写法。

“开门就是花园、全村都是景区”,如今的鲁家村“有农有牧,有景有致,有山有水,各具特色”,打造美丽乡村田园综合体,成为了中国美丽乡村新样板。

正在召开的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副省长袁家军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湖州安吉是习近平总书记2005年提出“两山”理念的地方,是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鲜活样本。现在的浙江,山好水好空气好,是全国第一个美丽中国示范区。

从用绿水青山去换金山银山,到既要金山银山也要保住绿水青山,再到绿水青山可以源源不断地带来金山银山,绿水青山本身就是金山银山。这三个阶段见证了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发展观念的不断进步、人与自然关系的不断调整。

3月13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上,国务委员王勇就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向大会作说明时指出,中国将组建自然资源部,美丽中国建设由此踏上新征程。

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

“人的命脉在田,田的命脉在水,水的命脉在山,山的命脉在土,土的命脉在树。如果种树的只管种树、治水的只管治水、护田的单纯护田,很容易顾此失彼,最终造成生态的系统性破坏。”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重要论述,形象地阐明了自然生态系统各要素间相互依存、相互影响的内在规律。

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肃南裕固族自治县明花乡上井村妇联主席杨海蓉对此有着切身体会:“祁连山是我们的母亲山,可是它的生态一度遭到破坏。”从小就生长在这里的她,对此深感痛心,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一个区域内生态系统出现问题,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山影响水,水影响田……山水林田湖草是相互依存、相互影响的大系统。”杨海蓉说。

2017年,中央环保督查组对此开展专项督查。甘肃省铁腕整治,焕发新颜。据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张掖市市委书记杨维俊介绍,甘肃深刻吸取祁连山生态环境破坏问题的沉痛教训,先后出台了矿业权分类退出、水电站关停退出整治、旅游设施项目差别化整治和补偿等办法,有序解决各种历史遗留问题和疑难杂症。保护区144宗矿业权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基本完成、42座水电站全部完成分类处置、25个旅游项目完成整改和差别化整治,祁连山生态环境破坏问题整治取得阶段性成效。

在杨维俊看来,治理要坚持系统治理。自然生态各要素是一个有机系统,彼此相互作用、相互影响。保护修复生态不能单打一,而要按照自然生态的整体性、系统性及其内在规律,统筹考虑自然生态各要素,坚持山上山下、地上地下、陆地海洋以及流域上下游等联动,进行整体保护、系统修复、综合治理。

“如今不少乡亲见到我就说,山上的树和草比过去多了,河里的水更深了,生态环境眼看着一天比一天好了。我听了这些话,心里暖暖的。”杨海蓉认为,坚持“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理念,才能还自然以自在,给生命以生机。

“四梁八柱”撑起美丽中国

“生态环境必须依靠制度来维护,只有实行最严格的制度、最严密的法治,才能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可靠保障。”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省长刘奇认为,制度建设应作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中之重。

为建设美丽中国,我国建立了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充分体现在中央审议通过的《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中。总体方案搭建起了生态文明体制的“八大制度”: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制度,空间规划体系,资源总量管理和全面节约制度,资源有偿使用和生态补偿制度,环境治理体系,环境治理和生态保护的市场体系,生态文明绩效评价考核和责任追究制度。

全国政协委员杨伟民认为,这些生态保护的大思路,是创造良好生态环境、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长远大计。

作为我国生态文明试验区,福建、江西、贵州等省努力在生态文明制度建设上形成突破。全国人大代表、福建师范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黄茂兴表示,福建正稳步推进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体制改革试点,组建福建省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局,统一行使全民所有自然资源资产所有者职责;加快武夷山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建设,探索形成突出生态保护、统一规范管理、明晰资源权属、创新经营方式的国家公园保护管理模式;扎实推进空间规划试点,探索形成全省“一本规划、一张蓝图”;积极推进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推动审计科学化、规范化、制度化,形成经常性审计制度。

美丽中国如何能一步步变为现实?代表委员们关注的焦点集中在划红线、抓修复、给补偿三个方面。

据全国人大代表、张掖市市委书记杨维俊介绍,甘肃已完成祁连山地区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工作,制定了祁连山地区产业准入负面清单。当地把生态环境作为经济社会发展各项活动的前置性条件,凡不符合国家生态环保政策法规的决策一个不能定、项目一个不能上、事情一件不能办、活动一项不能搞,真正使绿色发展成为人们的日常习惯、行动自觉、行为规范和社会风尚。

在抓修复方面,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省长刘奇表示,要做好治山理水、显山露水的修复文章,在守住红线的基础上深入开展水、土修复大行动。

“有的地方为保护生态环境作出了牺牲,付出了机会成本,因此要对其进行生态补偿。必须抓紧建立市场化、多元化生态补偿机制,完善各类自然资源有偿使用制度,探索创新多种市场化补偿模式,完善补偿范围,加大转移支付力度,实现禁止开发区域、重点生态功能区等重要区域全覆盖。”不少代表委员都将完善自然资源有偿使用写入了建议中。

“两驾马车”护航生态文明

“宪法修正案获得表决通过,生态文明写入宪法,被赋予了更高的法律地位。”在全国人大代表印萍心里,生态文明写入宪法,显示出沉甸甸的分量。

而有同样感觉的是全国人大代表陈建军,组建自然资源部,将过去分散在国家发改委、住建部、水利部、农业部、国家林业局等部门的自然资源调查和确权登记整合,统一行使用途管制和生态修复的职责。陈建军认为,这样的整合有利于真正实现对山水林田湖的整体保护、系统修复和综合治理,自己肩上的责任和使命也更加重大。

曾力主建立大自然资源部门和大生态环境保护部门的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副院长王毅认为,这样的变化,与此前发布的《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和十九大报告中关于美丽中国建设的路径一脉相承。

“十九大报告已明确把‘美丽’作为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重要内涵之一,美丽中国建设不是单方面的目标,不能就环境论环境,而是一个综合的系统工程。不仅需要用新发展理念来实现经济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还需要逐步形成美丽中国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生活方式和贸易方式,也需要对自然资源资产进行有序利用和监管。此次机构改革组建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就是要解决职能分散、碎片化的问题。”王毅说。

自然资源部与环境保护部“两架马车”并驾齐驱,他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全国政协委员杨伟民的回答是:“自然资源部有两个‘统一行使’,生态环境部有一个‘统一行使’,把这3个‘统一行使’分清楚,就不存在字面上的交叉问题。”

根据方案,自然资源部的职能是,统一行使全民所有自然资源资产所有者职责,统一行使所有国土空间用途管制和生态保护修复职责;而生态环境部的职能为,统一行使生态和城乡各类污染排放监管与行政执法职责。王毅指出,此次机构改革把资源、环境的职能进行了较大幅度的整合,新组建的大部门就有条件从更综合、系统的角度,以提高生态环境整体质量为目标设计未来的自然资源、生态环境保护和绿色转型发展的时间表、路线图。

美丽中国建设按下了“快进键”。对此,全国人大代表,塞罕坝林场场长张利民充满信心。从上世纪60年代的茫茫荒漠,到如今的森林、草原、湿地、湖泊等兼具的多样性综合生态系统,塞罕坝用实际行动诠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美丽中国建设站上新起点,张利民这样看:“我们一定要把老一代人交到手里的接力棒接好,让全世界认识‘美丽中国’。”